菠菜白菜导航网

九龙山资产掏空迷雾 李勤夫陈章人资本运作大起底

发布时间:2013-01-08

    日前,在九龙山股东大会上,九龙山相关资产转让成为与会股东讨论的焦点之一。

    据12月13日九龙山公告,其拟转让的平湖九龙山旅游学问有限企业(下称九龙山旅游)100%股权给上海宝岛游艇有限企业(下称上海宝岛)。

     市场对此颇为关注,九龙山旅游拥有35亩地是否“贱卖”(200万元/亩变卖为50万元/亩),九龙山“新董事会”董事陈文理亦在媒体会上表示公开质疑。

     一位与会小股东则表示,“我没见过李勤夫,本人对其没有恶意,这次投他反对票也是因其掌控的董事会的不作为;但李勤夫在资本运作上的确是个高手,这没有褒贬之意。”

     2012年12月13日,即李勤夫与海航系斗争升级期间,九龙山公告拟以155万元转让九龙山旅游。

     记者发现,受让方身份较为特殊,名为九龙山游艇俱乐部(平湖)有限企业(下称游艇俱乐部),曾为九龙山控股子企业。

     游艇俱乐部由李勤夫、美籍华人陈章人注册于2006年,但在李勤夫的资本运作下,该耗巨资打造的俱乐部在开业不久后便蹊跷转卖。

     令市场关心的是,如今九龙山呈现“双头”董事会,而陈章人的影子企业此时闪现接盘,李、陈到底演绎何种关系?

偶遇开启九龙山

     陈章人,为人低调,鲜有公开报道。

    一搜狐博客名为“九龙山股份有限企业”于2007年8-9月间发表了3篇有关于上市企业九龙山的博文,具体发文者为位于上海淮海中路1045号淮海国际广场43-45楼上海九龙山城市会所会务部一位名叫“邵司而”的人。

     事过多年,这位邵司而无从考证,但上海九龙山城市会所如今仍然营业。

     其中一篇博文揭开了低调的陈章人与目前九龙山董事长李勤夫最初相识到开发九龙山的神秘面纱。

     陈章人,美籍华人,跟李勤夫于2003年4月于美国纽约一家运动俱乐部相识。生活富裕的陈章人闲暇时做起了高尔夫球场、房地产开发等生意;而刚刚大手笔完成了茉织华(九龙山前身)A、B股上市工作的李勤夫,正瞄准九龙山这块风水宝地,致力于它的开发建设。两人一拍即合,开启了往后的故事。

     相识之前,李勤夫时任上市企业茉织华董事长,而茉织HUAWEI中日合资企业,其大股东为日本松冈株式会社,持股比例41.66%,李勤夫所掌控的平湖茉织华实业发展有限企业持股仅30.82%。

    尽管李勤夫控制的平湖茉织HUAWEI二股东,但日方大股东除处分权以外的权利均授予了平湖茉织华,故李勤夫即为茉织华的实际控制人。

     2002年,李勤夫便对九龙山项目开发起了个头,成立浙江九龙山开发有限企业(下称九龙山开发企业)。

     据茉织华2002年报,当年9月9日,九龙山开发企业由茉织华下属3家控股子企业共同设立,注册资本1亿元,茉织华通过3家子企业间接持有90%股权。

     而同时,美籍华人陈章人亦在海外设立了相关投资企业。

     龙辉发展有限企业(DRAGENBRIGHT DEVELOPMENT CO LTD)(下称龙辉企业)成立于2002年7月16日,法定代表人陈章人,注册地为英属维尔京群岛。

     之后,九龙山开发企业和龙辉企业成为李勤夫和陈章人利益的关键纽带。

    “陈章人说,在多年的工作中,他和李勤夫相互信任,合作愉快,成为了很好的搭档和朋友。”前述博文如此描述陈李二人的关系。

“蜜月期”肥水不外流

      投资高尔夫俱乐部成为李、陈合作的第一步。

      平湖九龙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有限企业于2003年12月29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700万美金,其中茉织华出资525万美金,代表陈章人的龙辉企业175万美金,出资比例各为75%和25%,营业范围为开发、建设、经营高尔夫球场及配套设备。

     2004年合作伊始,作为俱乐部股东,龙辉企业便接来了对高尔夫球场进行施工设计的业务,业务合同的设计费110万美金、咨询费30万美金、劳务费20万美金,合计160万美金,当时折合人民币约1300余万元。

     其实,2003年底,陈章人与李勤夫更大手笔合作并非高尔夫俱乐部,而是李勤夫蹊跷地把九龙山开发企业控制权让给陈章人,转让增资价格为零溢价。

      当时,九龙山开发企业经过股权转让和增资后,其注册资本达2000万美金,其中龙辉企业成为其控股股东,占比51%,而李勤夫退居二股东,由当时上市控股子企业茉织华实业(集团)有限企业持有45.98%,而平湖国有资产经营有限企业仅剩3.02%股权。

     随即,九龙山旅游度假区内游艇码头进行可行性分析及工程设计项目亦落入龙辉企业手中,该项目合同设计费80万美金,咨询费30万美金,服务费20万美金,劳务费25万美金,合计金额155万美金。

     同时,茉织华实业还为九龙山开发企业提供担保28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高尔夫俱乐部和九龙山开发企业法定代表人已均为陈章人。

     但2005年2月,李勤夫对九龙山开发企业的控制权又“默契”地回来了。龙辉企业及平湖国资经营企业各将1.5%和3.02%的价格平价转让给茉织华实业;当年9月,茉织华实业将合计50.50%股权转让给茉织华全资子企业香港华茂。相应,龙辉企业仅持49.50%股权而退居第二。

     至2005年底,陈章人仍是高尔夫俱乐部和九龙山开发企业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是茉织华另一控股子企业

     上海九龙山投资有限企业(原名上海易富投资有限企业)的法定代表人。

     进入2006年,随着九龙山的深入开发,李、陈两人合作亦更进一步。

     2006年3月,浙江九龙山园林绿化工程有限企业(下称九龙山园林)注册资本500万元,由九龙山开发企业和高尔夫俱乐部各出资55%和45%。陈章人间接持有九龙山园林绿化股权比例为38.48%。

     同年5月,茉织华全资子企业香港华茂与陈章人的龙辉企业共同出资设立九龙山游艇俱乐部(平湖)有限企业(下称游艇俱乐部),注册资本为62.03万美金,两者持股比例各50%。

     李、陈两人一系列合资企业背后,便是大把的土地资源。

    据悉, 至2006年底,九龙山开发企业取得1931.05亩地,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取得408亩地,游艇俱乐部取得66.15亩地,浙江九龙山国际旅游企业取得112亩地。其中2006年度九龙山开发企业和游艇俱乐部获得九龙山区域土地750.24亩,单价约32万/亩。

高尔夫、游艇“见光”甩卖

     2006年,茉织华更名“九龙山”;进入2007年,九龙山旅游开发进入快车道。据2007年报,高尔夫俱乐部1200名会员卡基本销售完毕,首期18洞场地建成运营,而游艇俱乐部亦盛大开业。

     但不解的是,2008年,九龙山前述旅游项目甫一开业运营,李、陈二人便要“分手”。

     当年4月23日公告显示,陈章人通过龙辉企业持有的九龙山开发企业49.5%股权、高尔夫俱乐部25%股权、游艇俱乐部50%股权拟转让给上市企业九龙山或下属全资子企业。

     如此一来,包括高尔夫、游艇在内的九龙山旅游资产将全部成为上市企业资产,而陈章人亦结束了与李勤夫在九龙山的开发合作。

     但这或仅是烟雾弹,时隔5月,高尔夫俱乐部、游艇俱乐部便蹊跷地从九龙山剥离。

      当年9月23日,九龙山直接持有高尔夫俱乐部75%股权转让给了游艇俱乐部;九龙山全资子企业持有游艇俱乐部50%股权转让给了神秘的香港财富控股有限企业(下称香港财富)。

      转让公告显示,2008年上半年,游艇俱乐部净资产-1730.69万元,主营收入159.96万元,净利润-702.08万元。

      而据上海万隆资产评估有限企业评估,游艇俱乐部评估值-205.97万元,经最终协商,此番50%股权转让价款31.02万元。

     打造了三年的游艇俱乐部,一开业却以31.02万元价格甩卖?

     对此,九龙山董事会这样说明,“本次股权转让后,不仅可以使企业对游艇企业的投资损失予以转回,而且将更有利于整合企业目前产业结构,集中精力做好九龙山旅游地产的开发建设。”

     既然游艇俱乐部资不抵债,何以有巨额3750万元在同日向九龙山收购高尔夫俱乐部75%的股权?

     2006年、2007年和2008年上半年,高尔夫俱乐部净资产皆为负,各为-2096.31万元、-7423.23万元和-8776.27万元。上海万隆的评估值为-3552.61万元,但经最终协商,高尔夫75%股权转让价款为3750万元。

     一个不得不关注的问题是:早于2007年10月九龙山公告其拟将高尔夫俱乐部75%股权转让给香港财富,但最终因不符合当时商务部最新规定而夭折。

     其实,2007年与2008年的高尔夫俱乐部评估值却大相径庭。

     2007年由上海银信汇业资产评估企业对高尔夫俱乐部出具的评估报告,调整后账面净资产为632.52万元,经其评估为2511.75万元,对应75%股权价值1883.81万元。经最终协商,此次高尔夫俱乐部拟转让价2383.81万元。

     通过这一转让,陈章人通过龙辉企业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高尔夫俱乐部达62.5%股权;而神秘的香港财富以31.02万元取得游艇俱乐部50%股权,并“曲线”持有高尔夫俱乐部37.5%股权,规避了商务部相关规定。

     同时,陈还套现2000万美金,即龙辉企业将持有九龙山开发企业29.5%股权转让给九龙山。尽管2008年上半年九龙山开发企业资不抵债,但评估值高达4.58亿元。

     套现后,陈章人仍持九龙山开发20%股权,九龙山开发法定代表人随即亦变更为李勤夫,陈章人淡出九龙山。在2010年前后,剩余的九龙山开发20%股权,陈章人亦悉数变现。

     对九龙山来说,2008年剥离高尔夫俱乐部和游艇俱乐部业务意在旅游地产,但旅游地产的经营结果又是无果而终。

     2011年1月,九龙山以6.38亿元转让九龙山开发企业所持平湖九龙山房地产开发有限企业100%股权,受让方乔泰兴股份有限企业,2008年11月注册于香港,这与2008年的受让方香港财富颇为类似。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去年11月,平湖九龙山旅游置业有限企业仅以155万元易主,受让人不是别人,正是曾被剥离的游艇俱乐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